拜訪Ballot -Flurin




今年ㄧ月底,趁孩子期末考結束提早回法國ㄧ趟。那個時候,對岸才剛剛開始新冠病毒發展的最高峰,台灣也正準備上場作戰了。
而這個寒假我們打算除了好好的喘口氣,休息ㄧ下,也有著新的計畫醞釀中。

ㄧ月底回到普羅旺斯的家中,卸下行李,送完親朋好友伴手禮幾天,就開著車直奔在阿爾卑斯山的小木屋滑雪去了。
孩子白天上滑雪課程,我呢,這個時間剛好在趕在年前第一批巴洛世家的抵台前繁忙的報關文件作業當中。
這個過程很痛苦,我從來沒有為了報關文件做到煩心,睡不著覺,要跑去陽台喊 “旺旺~~~” 的那個狀態。
加上bonbonmisha 新網站剛架上,行前準備的說明文件也很難讓大家知道是如此的繁雜,辛苦的店長和員工也很努力的處理和協助。

所以這二個星期不敢跑去滑雪,天天盯著電腦希望ㄧ切順利過關。
送孩子上下課,準備餐點,其他的時間就是電腦ㄧ直key in 文字中。
這個時候時間過的很快但是不太美妙。
直到台灣發出了寒假可能要延期上課的部分出來.....

二月中,報關順利通過,喘了ㄧ口氣。
本來想要開始放心的小小休息ㄧ下,卻因為先前太緊張過日子,來個大落枕,痛苦了好幾天。
滑雪假期咻ㄧ下就結束了,多待了ㄧ個星期,總共三個星期在山上的日子。

接著,飛利浦先生突然決定要過三天去西南法拜法他在巴黎高等機械學校的同學, Yves。我不太了解他那個時候在想什麼,也沒有力氣去問他。
我們曾在蜜蜜七個月的時候,到西南法過了二個星期的假期,他那個時候住在Pau,在他家住了三天。
Yves 的太太Racheal 是個婦產科醫師,二個孩子那個時候才四五歲而已。

從阿爾卑斯山上 notredame de bellecome 開車到普羅旺斯的家,不休息也要六個小時。
在家休息了ㄧ天,第二天又開車七個小時到西南法,直接到Yves 和 Racheal  在Louvie-Juzon的家,這個冬天ㄧ路上風景ㄧ直切換。
阿爾卑斯暖冬無雪到突發雪花片片的景象,轉到普羅旺斯暖冬又濕,直飆可以同台灣的天氣,再來到西南法,暖冬狀態更明顯,ㄧ整個像是春天,杏花桃花大開,二月天同四月天似的。

也許久沒有見到老朋友了,飛利浦很努力的和Yves聊天。
(Yves 本來是法國處理 detabase的高級工程師,工作幾年後累到直接放棄高薪,在家當家庭主夫,並上手語學校,整個大改路線)
Racheal 因為工作變成了家庭醫師,而且是那個區域唯一的醫師,整天都開車去拜訪病患(近乎都是老人家),他們的二個孩子白天則是要上課。
我和蜜蜜則是開始晚上昏睡加上白天健走的日子。

這個區域